氨氮减排:注重减排途径,狠抓重点行业 当前位置:首页 >  氨氮废水
 

    在2011年11月11日举行的 “氨氮污染防治政策、适用技术与案例示范高峰论坛”上,环境保护部总量司副处长张震宇就“十二五”期间氨氮污染物减排总体方案做了简单介绍,为地方政府及污染物排放企业提供了明确思路和方向。

    “十一五”小有成效 “十二五”将加大力度
    张震宇总结了“十一五”期间我国在污染物减排方面所做的工作,指出了五年内环保工作的收获及不足。张震宇介绍,在“十一五”结束时,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指数分别下降了12.45%和14.2%,这是我国首次完成了环保领域五年规划的指标,打破了多年来“环保总量指标无法完成”的魔障,实现了抓经济也顾环境的政策方针。对此,张震宇倍感庆幸,他介绍,在制订“十一五”规划时,参照的是“十一五”初期每年7.5的GDP增长率,但后来随着经济发展,国内GDP、行业产品的产量都远远高于了“十一五”初期制订的目标,当年没有预期到的压力为减排工作增加了很大的负荷,再此情况下仍能完成减排目标,足见各级部门的环保工作的做到了实处。从水质的表现来看,“十一五”COD和二氧化硫的污染系数下降相当快,2009年相比于2005年下降29.2%,环境质量的改善高于COD排放量浓度,印证了减排的成效。
    对于“十二五”期间的减排思路,张震宇表示,应从经济形式、政策措施、环境现状等多方面综合考虑,对每一方面都应有所注意,以保证工作不出现疏漏。
    张震宇指出,在“十二五”期间,经济仍将迅速发展,GDP预计会维持在9%左右,其中在产业结构上,固定资产的投入仍是以重化工业为主,环保工作应提前做好准备以便缓冲经济对环境的影响;在经济发展期间,城镇化的进程亦将大大加快,国家要在“十二五”末进一步达到小康,这意味着还有3亿农村人口变成城镇人口,这些城镇新增人员的垃圾排放问题也必须作为即将到来的环境负荷加以重视;除了城镇生活垃圾外,环保工作也应开始逐渐重视农村垃圾的治理,农村垃圾存在排放量大、排放不集中、不易管理等弊端,在治理中因根据其特点选择切实可行的策略;此外,还应注意到工程减排措施潜力日益收窄、城市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偏低、再生水利用重视不够、环保收费不到位等目前工作中遇到的紧迫问题,将其作为“十二五”期间的突破点。

    氨氮减排任务较重 落实规划需注意途径
    张震宇表示,“十二五”期间的减排任务相对较重。“目前的减排指标只是一个静态,实际上每年都会有所增加,包括由GDP、各种工业行业带来的增加了。经过我们初步测算,五年中基本上会达到40%,氨氮占到42%,COD占到46%。”
    面对严峻的减排形势,张震宇认为,应当积极探索适用的减排途径并应用于实际。张震宇总结了几点氨氮主要污染物的减排途径,在论坛上与参会人员作了交流。他认为减排途径有六点:
    首先,要紧抓新建项目,控制源头。因为国家仍要发展,新建项目仍会层出不穷,所以有关部门应当在新建项目的审批上严格控制。尤其针对重污染行业,力争使其排放量符合减量目标。
    第二,要突出结构减排。张震宇认为,做好减排工作不能光靠政府拨款,中国地大物博,巨大款项分到各处也会变得微不足道。专家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最行业丰富的经济类型,全世界最先进的我们有,如造纸企业,最落后的我们也有。这便造成了结构冗杂,难于调和的现状。
    第三,应注重协同控制,强化COD和氨氮工程减排。氨氮和COD是分不开的,不像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是在不同的工艺环节产生的污染物。没有哪一家减排设计公司会仅去除COD或是氨氮。所以在规划中一定要注重协同性,掌握经济与效率的平衡。
    第四,优化养殖模式,开展农业源污染减排工程建设。张震宇指出,农业减排工作的开展,一定既要考虑减排指标的完成,又要兼顾农户的利益。若按照当下一头猪卖一千、治理成本一头两千的形式,再好的治理模式也难以开展。

    关注政策保障措施 狠抓重点行业减排
    张震宇就国家今年的政策保障形势作了展望。他认为,随着国家财政的增加,进一步完善法规标准没有太大的障碍。排污交易领域的发展也日渐成熟,当前全国已经有十个省市区开始了排污交易,在江浙一代,新建项目已必须通过交易来解决,甚至出现了在嘉兴 2010年16.5万一吨COD的高额交易。在此,污染物指标就已作为资源交易与新建项目联系了起来。
    对于排污领域的收费及补贴问题,张震宇说道:“电厂‘十一五’期间推进了电厂脱硫电价,而在 ‘十二五’的时候脱销,一分二、一分五还是八厘,要达成一定的一致性很难,到现在也仍是难以定夺。”张震宇认为,污水处理费要进一步的提标。“目前执行的还是原来的标准,最低是八毛钱,虽然有的区域没有达到,但是有的区域已经达到了,如果进一步提高价格,在政策上给予一定的空间,好的地区,能够做到的地区可以做得更好。”政府补贴方面,对畜禽粪便综合利用、对有机肥进行政策方面的补贴,应站在农民的角度,对经济、产量进行综合考虑。“化肥与产量有直接关系,有机肥是改善土地质量的,改善土地很重要,但是从产量上来看就见效慢。而农民老百姓他看的是产量和省钱,如果你的有机费的价格跟化肥价格差不多,或者还高,政府要给予补贴倾斜。”
    张震宇认为,“十一五”期间的减排基本在面上,如抓燃煤电厂和城市污水处理厂。“十二五”期间要在现有的城市污水处理厂进一步完善管网建设的基础上对重点行业实行行业准入控制。
    对于石化行业和农副食品加工等这些氨氮与COD排放的重点领域,政府会提出细则要求;对设施的监管检查,也会一对一的进行记录,进行减排。张震宇表示,国家鼓励新技术的开发应用,但不鼓励在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大面积试验。“有了新技术,可以做小试,中试,但是不能整个中国行业是所有的技术试验田。最终目标还是要达到最低排放要求。”
    对于氮肥行业、造纸行业、食品加工、皮革等氨氮排放大户,政策均有特殊要求,包括治理产业结构调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