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藻土 当前位置:首页 硅藻精土污水回用
 

    1、硅藻土的性质和用途
    硅藻土[DIATEMITE]是一种生物成因的硅质沉积岩,主要由硅藻(一种单细胞的水生藻类)遗骸和软泥固结而成的沉积矿。具有孔隙度高、比表面积大、吸附性强、质轻、坚固、隔音、隔热、耐磨、耐酸和热传导性低等特性,广泛用于水处理、饮食、建材、化工、橡胶、石化、医药、冶金、油漆、化妆品、涂料、机械、能源等行列,可制水处理剂、助滤剂、填料、吸附剂、隔热材料、催化剂载体、色谱固定剂等,是近代工业不可缺少的材料,至今尚未获得令人满意的替换物质。
 
   2、国外硅藻土开发的情况
  硅藻土矿业在世界矿业中占的比例很小,约万分之一至万分之二。在一九七九年以后,硅藻土矿业增长不快,主要原因是:世界硅藻土资源不丰富,特别是经济品质适合开发的硅藻土资源不多,产品受原矿土品质限制,即无需选矿就可以达到硅藻精土质量的矿山储量很少,需要选矿才能利用的低品质原矿土的利用越来越迫切,低品位原土优选为精土的选矿工艺成为世界各国急需迫切解决的攻关课题,但至今难于解决,不能适应需求量越来越大的硅藻精土的要求,从而使硅藻土工业的发展受原材料的制约而难于较快发展。
 由于硅藻土矿业不大,因此研究硅藻土矿业的人很少,硅藻土矿的开发,特别是低品位矿的开发,由于缺少实际经验和理论指导进展不快。
 硅藻土原矿的物理性质,化学成分和极其复杂的共生杂质,因矿山不同而差异很大,这又增加了开发的困难。总的来说,世界硅藻土矿业增长不快的主要原因,不是需求的减退,而是高品质原矿土的供应因上述原因而产生困难。

   3、我国硅藻土开发的情况
  我国对硅藻土开发仅处于起步阶段,不论在基础理论研究还是在应用研究方面都远远不足,与硅藻土应用研究发达的领先国家相比,仅仅只是一个萌芽。
  我国现有的权威部门和科研单位,由于缺乏硅藻土基础知识的了解,又无实践经验,多次发生误将其它矿种,当作硅藻土进行开发的情况,浪费大量的人力和财力。
  我国忽视硅藻土基础理论研究和对国外技术的信息交流,致使研究工作长期停留在低水平阶段,从而缺少对一些较深的基础理论研究和较高层次的产品开发,研制成果几乎为零。
  我国对硅藻土的研究起步较晚,各类专业人才非常缺乏,为此有一些根本不懂硅藻土知识的学者,出国取经,组织研讨会,结果使已出现的科技成果被压抑,而纯理论甚至是谬误的技术在大量发表,至使我国硅藻土开发进退徘徊。
  我国硅藻土精土产品外销几乎为零,并且目前仍不能摆脱依靠进口的局面。
  硅藻土工业的开发,对于储量丰富的我国,是迫在眉睫的重大课题,但我国的硅藻土资源,绝大多数均属中、低品位“贫矿”。为此,中国硅藻土的大量开发的首要问题是解决选矿工艺,只有找到经济、适用、可行的中低品位“贫矿”优选为精土的选矿工艺,我国的硅藻土工业才能迅速发展,否则将继续停留在目前现状上。

   4、我国硅藻土资源情况
   通过20余年来的努力,我国在硅藻土资源调查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就目前已知的资料来看,我国硅藻土矿的形成分布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 我国硅藻土矿主要分布在云南省中部和西南地区以及我国东部浙江嵊县,东北部吉林省和内蒙古,四川攀西地区,广东雷州半岛。
 我国硅藻土矿的形成时期从中新世开始一直延续到全新世,其中新世形成的硅藻土矿规模一般都较大。
 我国的硅藻土矿均属非海相沉积,其中以淡水湖泊相沉积为主。
 我国许多地区的硅藻土矿的形成和分布都与新生代以来火山活动(玄武岩)有密切联系。
 我国硅藻土矿绝大多数均属中、低品位,必须经过选矿才能用作工业产品的原料。
 我国的14个省,已勘明了七十余个硅藻土矿,以吉林、浙江和云南形成三足鼎立形势。东部沿海、西部新疆、北部黑龙江、南部广东、海南,中部内蒙、河北、山东、四川等均储藏着大量硅藻土,除吉林长白马鞍山矿品质较好外,全国原土均属中、低品位,王庆中教授研制的国家发明专利技术“硅藻土纯物理选矿工艺”均能把各地原土优选为精土。为此,我国硅藻土工业开发可在各地建选矿厂,就近供给精土。在近数百年内,仅勘明的储量,可以说开采量再大也开采不完。